藝人張文慈(Pinky)自從簽約無綫後,拍劇之餘亦兼顧內地商演工作,因此與內地粉絲有互動接觸,據悉其中一位女粉絲約於3、4年前開始,每當知道偶像有活動例必出席,Pinky有感粉絲長途跋涉前來支持,演出之餘都會抽時間與他們合照甚至茶敍,未料到有人「恃熟賣熟」,有時會提出無理要求,Pinky惟有婉拒,奈何對方即在社交平台開設多個帳號,再找「打手」發文抹黑及咒罵Pinky,鬧完一輪經「反省」後,又覺得自己有錯再向Pinky道歉。

類似情況近月愈見嚴重,有人一旦不獲偶像回覆即發難,有次特意來港因未能與Pinky接觸,即以不同姓名在偶像工作用的傳呼台留言,自稱懷上身孕仍舟車勞頓,結果搞到有小產迹象,直指Pinky「殺了她BB」!又以男人姓名留言,指正身在Pinky寓所樓下,要她立刻下樓見面,Pinky看到留言大驚,最終封鎖其社交帳號及停用傳呼台。

近日有人轉而向Pinky身邊好友、廣告客戶及無綫一些監製「埋手」,於微博留言叫監製不要再起用Pinky拍劇,又廣傳消息稱「香港警務署已立案調查張文慈騙財騙感情」,短訊內容更指「(張文慈)還叫我們大家寄(禮物)去她弟弟家附近的物流站,一家人貪得無厭!」由於牽涉到法律問題及家人,Pinky決定往警署備案求助。

27日下午Pinky在一名女友人陪同下現身九龍城警署備案,精神疲憊的她在警署落口供約半小時後步出。談到備案情況,她說:「警方向我澄清咗,冇立案控告我呢回事,亦幫我記低詳情叫我唔使擔心,不過我身邊人都勸戒我,唔應該同粉絲咁Close,我覺得係個別例子啫,其他粉絲其實都好好……」


「我想講,畀人話貪心,佢應該係講緊我收過粉絲送嘅小禮物,起初我覺得收禮物係尊重同接納佢哋嘅心意,後嚟我話唔再收嘞,但有人即爆喊,甚至將禮物直接寄去無綫,其實我收過嘅只係茶葉、朱古力及飾物之類。」

Pinky續說:「我細佬更加無辜,佢完全唔識我啲粉絲,亦同呢件事無關。講我冇所謂,但點解要牽連埋我屋企人呢?坦白講我好傷心,我擁有嘅嘢都係自己辛苦工作賺得嘅。」據悉有人將自己與Pinky的合照印在日用品上,又在家放滿有關她的擺設、照片,更將相關相片Send給Pinky,她看到之後只覺恐怖及瘋狂,閱後即將相片刪除。

張文慈剛剛在社交網就此事發文:

大家好,有一件事我需要在這裡跟大家做個聲明!一直以來我和粉絲的關係都很好,但近年我長時間受到了一位粉絲的惡意騷擾、誹謗和恐嚇。開始時她和我關係是很好的,我也很愛護她,就像對妹妹一樣,以至於後來她逐漸對我作出很多無理的要求。最初我也是包容和忍耐,但當有些事情我發現過了底線或做不到她的要求時,她就開始不高興,甚至不斷找她的朋友來駡我,騷擾我,恐嚇我,到我家樓下等我,這嚴重影響到了我的私人生活和工作,最重要是影響到我最愛的家人。原來我一次次的忍讓只會更加令她變本加厲,她甚至用過去送給我的禮物誣蔑我,被講到是貪她的禮物,周圍抹黑我,誇大不實的指控。在無奈之下我選擇用法律來保護自己,最終我去了差館報案。

雖然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的權利,但是她不斷在社交平台周圍抹黑我,網絡欺凌像是一把殺人於無形的致命暗器,所以,我選擇了報警,我衹是為了保護我的家人和保護我自己,我願意站出來,告訴大家我沒有做過,去到法庭我也不會怕,我是一直用真心對待每一位愛我的粉絲,其他一直伴了我十多年的粉絲,也非常清楚我的為人!希望在這件事上,希望這件事,可以早日平息!還我公義!
非常感恩有一路支我的粉絲,我會繼續努力做好自己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ig / on.cc)